核心提醒:文章披露,澳研讨理事会首席履行官托马斯接收议员质询时承认,ARC致函高校请求开展调查相干学者的行动纯系ASPI报告引发;就托马斯本人所知,没有任何学者违背国防出口管制法案的规定。

参考新闻网12月19日报道 12月14日,澳大利亚媒体 APAC消息 刊发《ASPI对大学研讨项目赞助的影响》一文,披露澳大利亚研讨理事会(Australian Research Council,ARC)是受澳大利亚战略政策研讨所(ASPI)报告结论影响,才致信相干高校请求调查部分学者的。文章指出,ASPI受美国赞助且无可信度。该文内容摘编如下:

首先,ARC被ASPI报告误导。《澳洲人报》8月24日报道引用ASPI剖析员周安澜的一份报告声称,澳大利亚高校的32名学者 为中国共产党接触其技巧和发现供给了机遇,而这些技巧和发明可能被用于军事或情报目标 。ARC受上陈述法误导,致函高校请求其调查相干学者申请澳大利亚政府研讨项目赞助情形。信函起草人、ARC首席项目官承认有关决策同ASPI上述报告有关。

据 APAC消息 懂得,在澳大利亚联邦参议院一个委员会今年10月举办的相干听证会上,ARC首席履行官托马斯接收议员质询时承认,ARC致函高校请求开展调查相干学者的行动纯系ASPI报告引发;就托马斯本人所知,没有任何学者违背国防出口管制法案的规定。依据ARC向参议院提交的证据,学者们的研讨项目申请不存在任何异常,符合国防出口管制法案规定。澳大利亚高校亦以为ASPI报告不是一个好的信源。